<address id="9pfbb"><listing id="9pfbb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9pfbb"><form id="9pfbb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9pfbb"><form id="9pfbb"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9pfbb"><form id="9pfbb"></for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9pfbb">
            <form id="9pfbb"><th id="9pfbb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    南京討債公司 |南京討債公司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南京要債公司
              服務電話:
              13621507327
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13621507327

              聯系人:亮劍經理

              服務電話:13621507327

              網址: http://www.yidianxiao.com/

              地址:立足南京,服務全國

              我的位置: 首頁>追債技巧

              一名債務催收員的2020年中總結

              文章熱度:787  發布時間 :2021-03-18 11:04:11

                  “我是一名債務催收員?!?/p>


                  如果是這樣的自我介紹,對方常投來意味深長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  image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(化名)和她的同事們太清楚這種眼神的含義,在做這份工作之前,和大多數人一樣,她并不清楚“債務催收員”是一份正當職業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“討債的”——無論在什么語境里,都不是個善意的表達。近些年,互聯網金融震蕩,外界對“催收員”這一群體又多了層異樣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今年初突發的一場疫情,工作量陡增之余經歷的種種,讓吳菁第一次深度審視這份工作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影響仍在持續


                  剛過去的三天端午假期,吳菁沒怎么休息,忙著處理客戶們提出的“停息掛賬”申請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解釋,所謂“停息掛賬”,指的是債務人遭遇疾病等外界因素導致未能如期還款,所欠借款余額及利息賬面趴著(即掛賬)留待以后處理——不少客戶想借此暫緩還款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過去3個月,幾乎每天,吳菁都會接到這樣的申請,她不厭其煩地一遍又一遍說車轱轆話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說,“這還算好的,畢竟能聯系的上,也提出了解決方案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失聯客戶大有人在,“一場疫情,讓很多人收入銳減,甚至失業”,吳菁說,“無法按期還款的債務人猛增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所在的寧波某金融公司,常年為各大銀行提供各類欠款的催收服務,“相當于服務外包,我們賺取一定比例的傭金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工作內容比較簡單,通過電話、短信,提醒逾期的債務人及時還款,告知相關風險與責任,同時也會調查債務人逾期的原因和商量解決辦法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入行兩年,之前業務量平穩,個人收入穩中有升,但疫情打亂了催收員和欠款人的節奏,“我們的工作量和催收壓力,與逾期客戶數量一起陡增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半年已過,離疫情最嚴峻時期的停工停產過去了三四個月,順利償還欠款的不少,但“影響仍在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人艱不拆


                  誤打誤撞進入催收行業,吳菁一度抱有“與客戶共進退”的職業理想,而非單純的催收與被催收的對立關系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但今年特殊的疫情背景,吳菁感受到了難以言說的人生況味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小張是吳菁在北京的一名催收對象,很年輕,大學畢業沒多久,收入與事業還沒穩定,就習慣用信用卡和網貸平臺提前消費?!暗谝淮斡馄?,逾期欠款近2萬”,為了盡快還款,小張硬著頭皮問家里要了錢,并臨時找了快遞員的工作。但不到倆月,6月北京疫情再次嚴峻,幾天后,他失業了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有點擔心小張,“他年紀輕輕就背上了超出他能力的債務,如果多次逾期,還會影響到他今后的生活工作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還記掛著另一位逾期者——做皮草生意的老陳。一場疫情后,老陳欠款又新增了20多萬。去年底,老陳貸款20多萬進了一批皮草。疫情來了,只在冬天賣的皮草沒人要,老陳守著一堆皮草欲哭無淚。吳菁得知,因欠款多,又沒收入,老陳一家生計都快成了問題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電話里,老陳語氣近乎哀求,“再等等,再給我點時間,給我點時間”,老陳想著,等進入今年秋冬季,再轉手這批貨,資金回血后,再慢慢還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只是很多天了,老陳的電話吳菁一直沒打通過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我們也扛得辛苦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記得,3月初開工,她第一輪催收電話,就招來對方的不解,甚或謾罵,“催什么催,我都快沒班上了!”


                  催收員原本就要有“大心臟”——不是所有債務人都是好言好語的,在疫情停工停產期間,收入銳減或失業者,“他們的怨氣、怒氣一點就著”,催收員似乎“不合時宜”的電話恰好成了他們情緒爆發的導火索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公司的催收員是按銀行、地區劃片的,收入和評價與催收數量掛鉤——公司先后停止了湖北等疫情嚴重地區的催收業務,時間一長,負責這些地區的催收員無所事事,收入驟減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“三四月份,被動的主動的,催收員走了很多”,吳菁說,“離職的手續辦理異常迅速,公司沒做挽留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離職的不單是老員工,還有剛入職的新人。5月份,吳菁一新同事,在催收中被客戶激怒回懟,被投訴后無奈離職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理解這一切,但她覺得,催收員也需要理解,“我們也是打工的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吳菁不是沒想過離職,她也很累,“我負責包括北京在內的北方地區催收”,上月北京疫情的反復,讓原本已緩慢恢復的業務,“拒絕償還,或者干脆失聯的客戶又多了起來”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最心力交瘁時,不到30的吳菁感覺到了蒼老,“從身體到心理,老了很多”。


              image

              聲明:本文由南京亮劍討債公司編輯發布- 本文關鍵詞債務催收員http://www.yidianxiao.com/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法律如何規定債務人死亡錢該誰還?
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 公布欠債人的信息合法嗎?

              服務項目
              亚洲AV无码专区国产乱码